栏目导航

news

自动化控制

主页 > 自动化控制 >

侯永永加入中国国籍时毫不犹豫 盼外界始于颜值忠于才华

发布日期:2022-05-14 06:16   来源:未知   阅读:

  儿童体育电影《跳水吧少年》开机 奥运冠军何,]“你来到中国有什么梦想吗?”面对腾讯体育这样的问题,侯永永说:“我的期待很简单,就是希望找到最好的状态,不断前行。同时也希望能够在联赛中提升自己的水平,有一天能够进入到中国国家队,代表国家队去比赛。”

  如果年少时没有选择踢球,侯永永说不定能成为一个钢琴大师。但他还是选择了足球,觉得自己踢球比弹钢琴更有天赋。

  他对足球的热爱超乎寻常,妈妈说他小时候恨不得住在足球场上。他的父亲是挪威人,母亲祖籍河南洛阳,儿时几乎每年都会随母亲回中国省亲,所以对这里非常熟悉。当有机会加入中国国籍时,没有丝毫犹豫,立刻表态愿意接受新的挑战。

  来到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之后,他当仁不让地成为颜值担当,圈粉无数。不过他更希望外界关注一下自己在球场上的表现,“毕竟我来这里是做职业足球运动员的。”

  侯永永的父母都是计算机专业博士。父亲是挪威人,母亲出生于中国洛阳,两人在日本读博士时相识,后来组建家庭,在中国称得上是书香门第。他还有个姐姐,年长三岁。

  书香门第培养出来的孩子满是文艺气息,10岁时曾与姐姐在挪威的特隆赫姆音乐厅演奏,一个弹钢琴,一个拉小提琴。17岁时与79岁高龄的挪威小提琴家阿勒维特莱夫森在音乐会上同台演出,博得阵阵掌声。很多人都说,如果侯永永没有选择踢球,将来说不定可以成为钢琴大师。

  可是在钢琴和足球之间,他还是选择了后者,“学习钢琴、踢足球都很占时间,所以在两个之间做选择时,我还是更喜欢足球,觉得自己在足球方面更有天赋。”

  就这样,侯永永没有成为人们想象中的那个文艺男青年,而是选择弃文从武。当然,他现在也没有完全放弃钢琴,没事时会弹几下作为消遣,将来还准备在北京的家中放一架钢琴,或者摆个键盘。

  对于侯永永的选择,父母没有参与任何意见,“我们根本没建议他选择足球,是他逼着我让他踢足球的,小时候恨不得住在足球场上。”母亲侯豫榕说,儿子从小就对足球痴迷,一直从事这方面训练。

  儿时的侯永永对足球痴迷到什么程度?侯豫榕最有发言权。她记得有一年圣诞节前一天,自己开车带着儿子到球场踢球。结果她放下儿子之后就回家做圣诞节前的准备了,在家准备时根本没注意到外面开始下起大雪。

  当她发现后立刻开车去球场去接儿子,鹅毛大雪中只有侯永永一个人在踢球,依然很高兴的样子。那一年,侯永永6岁。

  10岁那年参加了曼联举办的世界足球挑战大赛,从两万多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获得第二名,曼联名宿博比查尔顿在老特拉福德亲自给他颁奖,据说贝克汉姆当年也拿过这个奖。

  在那次颁奖典礼现场,侯永永还见到了效力于曼联队的挪威球星索尔斯克亚。这位从挪威走出来的足坛巨星在曼联被人们熟知,他是挪威足球的旗帜性人物,很多像侯永永一样的年轻人后来选择足球都受到了索尔斯克亚的影响。

  “索尔斯克亚是我一直都敬仰的球员,到曼联踢球不光是每个挪威孩子的梦想,我想在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当索尔斯克亚跟曼联产生联系的时候,这就更进一步激发了我们的梦想。”直到今天,侯永永都是一个曼联球迷。

  他15岁进入挪威豪门罗森博格梯队,一年后在挪威杯、挪威超级联赛中登场亮相,创造了俱乐部最年轻的登场比赛记录。17岁时还出现在了欧洲联盟杯的赛场上,与厄德高、阿耶一起被挪威媒体评为98一代超级新星,前途一片光明。

  可就在18岁那年,侯永永出现了心脏方面的疾病,一进行高强度的训练、比赛就会导致心率升高,医生建议他必须暂时休息,把病治好再回到足球场。所以在那半年时间里,他始终都不能踢球,“这个选择当然很痛苦,但没办法,每个运动员都不希望出现伤病情况。”

  疾病没有让他退缩,他知道这次离开足球只是暂时的,他在那段时间选择用别的方式来充实自己,“我会去学校里学习,去跟其他人交流,不断充实自己的头脑,希望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其他方面变得更强,再回到足球场时又会是另外的样子,事实上也是如此。”

  经过半年的治疗之后,侯永永又重新回到了足球场,“我现在非常健康,感觉比原来变得更好了,我一直都希望自己以好的精神面貌和状态去面对比赛。”

  作为年轻人,侯永永在挪超豪门罗森博格队踢的比赛并不多,所以他在2017年7月加盟斯塔贝克足球俱乐部,这是一支挪超联赛的中下游球队,他来到这里后果然比原来踢的比赛更多。9个月后,他在奥斯陆见到了国安俱乐部总经理李明,归化一事被提上议程。

  对于加入中国国籍、到中国踢球一事,侯永永没有犹豫,直接表示同意。在他看来,中国是母亲的祖籍地,到那里踢球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件很有吸引力的事,也会很有成就感,“这对于我的家庭来说都是一件很荣耀的事。”

  既然孩子同意,家人也没有异议,“不光是我,我们整个家庭都不会反对,除了支持还是支持。不过在这件事没发生之前,我们也明确表示尊重孩子的决定。”侯豫榕说。

  所有这些都让归化这件事变得容易起来。不过放弃“世界上幸福指数最高”国家国籍这件事还是在很多人看来有些不可思议。“我看到儿子对这件事的态度很积极,他也非常渴望新的挑战。”侯豫榕说。

  中国对侯永永来说并不陌生,他很小的时候就跟随母亲到过北京。不踢球的时候几乎每年都会跟着妈妈回河南洛阳省亲,“最近五年一直在忙着踢球,没那么多时间,大概只回来了两次。但小的时候几乎每年都会回来,(回中国的次数)肯定超过10次了。”

  他知道母亲的家乡也有一支叫“河南建业”的球队,2015年时还在家人的带领下参观过郑州的航海体育场,不过他现在加盟了北京国安,成了母亲家乡球队的对手。

  既然来中国踢球,融入这里的文化很重要,侯豫榕对于这方面倒是并不担心,他觉得儿子性格开朗,不管走到哪里都会遇到很多朋友,“他完全可以适应中国的文化。”

  侯豫榕以前经常会给儿子做中餐,所以侯永永对于中国的饮食也一点都不陌生,他能用中文说出宫保鸡丁、包子、饺子、火锅,还说自己也喜欢吃辣的东西。

  和李可相比,他的中文水平要高出很多。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差不多能听懂全部中文问题,为了表述准确,他在回答时说英语。平时在队里可以跟队友用中文简单交流,算不上特别流利,所以现在也在继续学习。

  在今年2月的超级杯赛上,侯永永第一次登场亮相,他在替补席上熟练地唱出中国国歌,这也让俱乐部工作人员很吃惊,后来才知道妈妈在很小的时候就教会了他唱国歌。

  比赛进行到第71分钟时,侯永永替补登场,成为中国职业足球赛场上的首个归化球员,他对于中国的比赛也有了初步认识,“这里球队整体水平比我想象得高很多,国安当然在中超属于水平很高的球队。”

  “你来到中国有什么梦想吗?”面对腾讯体育这样的问题,侯永永说:“我的期待很简单,就是希望找到最好的状态,不断前行。同时也希望能够在联赛中提升自己的水平,有一天能够进入到中国国家队,代表国家队去比赛。”

  至于俱乐部的目标,他说当然是拿到越多的冠军越好,“如果能够在一个赛季赢得三个冠军,那简直太开心了。”

  侯永永当时也没急着挑号码,先跟着队伍训练。过了没多久之后他接到通知:“你现在可以选择7号了。”

  很多人选择7号都是因为C罗,但侯永永表示自己并没有这样的想法,“C罗在我很小的时候当然是最大的偶像,但那只是很小的时候。我们在场上的位置也不一样,随着我的成长,现如今没有一个具体的球星是我的偶像。”

  说完这话,侯永永还不忘谦虚地补充一句:“足球运动肯定是追求更高的目标,所以很多优秀的运动员都是我学习的对象。”

  “是不是很多长得帅的人都喜欢穿7号?比如贝克汉姆、C罗?”听到腾讯体育这样略带调侃的问题,他一下子笑了,“你肯定是在拿我开玩笑,这只是个巧合而已。”

  侯永永也知道不少国安球迷拿他跟C罗的长相做对比,觉得两个人长得有几分神似。“我也听别人这么说过,但我觉得我俩长得没有那么像。”侯永永说。

  听到这个问题,他显得非常不好意思,露出了扭捏的笑容,“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

  随着侯永永的加盟,谁是国安队的颜值担当就有了标准答案,几乎所有人都把票投给了这个21岁的小鲜肉。

  不过他本人并不希望外界过于关注自己的外表,“我来这里是做职业(足球)运动员的,我当然希望大家能够关注我的足球水平。溢美之词每个人都喜欢,我作为自己来说还是希望两者能够更好的结合,让我不断地提升。”

  归化身份、超高的颜值,这些都让侯永永变得与众不同,但他自己并不想做那个特殊的人,“我来到这里就是一名中国球员,跟其他人没有区别,也没有压力。我能做的就是好好训练,在足球场上证明自己的实力。”

  其实侯永永不光长得很帅,在待人接物方面也都显得很绅士,始终给人一种彬彬有礼的感觉。超级杯比赛结束后,他连续接受了好几批记者的采访,哪怕大家问的问题都基本上差不多,还是都给予耐心的回答。电视台记者在场边采访他时话筒突然出现了问题,调试了几次。现场很冷,他的脸上没有丝毫不耐烦的表情。

  “他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孩子,很懂得礼貌。”这是他给很多国安球员留下的印象,这样的品行跟他的成长环境有直接关系。

  侯永永第一次亮相就向外界展示出了自己的高情商。2月份的那场超级杯比赛结束后,他先在场边接受瞬间采访,结果也因此错过了全队答谢球迷仪式。看到队友们都走回休息室了,他一个人跑到远征军球迷看台下补上了这个环节。

  对于自己的未来,侯永永始终保持着理性、冷静,他觉得现在只是一个开始,自己在足球水平方面还有提升空间,要想完全在国安坐稳主力位置,还应该付出更多,毕竟球场上考量的不是相貌、待人接物的做事风格。

  过去这段时间,他出现了身体不适状况,所以没能进入到比赛名单当中。不过现在已基本上恢复,希望能够在未来的比赛中获得更多机会。

  21岁的他还有很多的路要走,他也在朝着进入中国国家队、代表中国去踢世界杯的梦想而努力。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