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news

地方资讯

主页 > 地方资讯 >

高铁呼啸进武陵

发布日期:2021-12-06 15:21   来源:未知   阅读:

  更多>>,2019年4月25日傍晚,张吉怀高铁张家界茅溪河特大桥施工现场,落日余晖中,桥墩上忙碌的工人构成一幅美丽动人的劳动场景。

  10月26日,张吉怀高铁古丈西站,市民在站前广场载歌载舞欢庆高铁将开通。

  11月14日,一趟“和谐号”动车组列车驶过张吉怀高铁酉水河特大桥。照片均为记者 郭立亮 摄

  绝美大湘西,这片脱贫攻坚嘹亮号角吹响之地,习总书记十分牵挂的大山深处,由此跃入高铁穿行新时代,迎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

  这是中国高铁再一次在神州大地书写的传奇——张吉怀高铁,穿越地形多样、地质复杂的武陵山区深处,桥隧比达90.7%。

  这是大湘西化蝶飞舞的交通巨变——从古驿道上的马蹄绝响,到朝发夕至的普铁,再到时速350公里的高铁,大湘西加速融入全国高铁“联动圈”。

  这是湖南承东启西、连南通北的又一次升级——全国“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中,张吉怀高铁北接黔张常铁路,南连沪昆高铁、怀邵衡铁路,武陵山区山门洞开,芙蓉国里通达四方。

  张吉怀高铁,全长245公里,从黔张常铁路张家界西站出发,经芙蓉镇、古丈西、吉首东、凤凰古城、麻阳西,终抵沪昆高铁怀化南站。

  吉首东站与凤凰古城站之间的跨焦柳铁路特大桥处,桥上高铁与桥下普铁“十”字交叉,勾勒出宛如时空穿越般的“世纪邂逅”。

  年近60岁的孙良坤,是张吉怀高铁建设指挥部安全质量部主任,望着从眼前疾速而过的高铁,直呼“过瘾”。

  1970年,“三线”建设热火朝天,湘黔铁路与枝柳铁路合并成一个总工程项目。参与修建枝柳铁路大龙村火车站时,孙良坤还是年轻后生。他说:“搞的就是人海战术,用的工具是锄头、钉耙、十字撬、八磅锤;建设队伍按团建制,半军事化管理。”

  孙良坤回忆,一开工,工地上人山人海、人声鼎沸,大家用绳子挑石头、用撮箕箩筐抬水泥,用手推车推土渣;没有风钻打炮眼,就用钢钎打……

  两条铁路“大会战”,建设大军近百万人,其中湘黔铁路建设的人数超过了60万。

  “现在可比过去好太多了,不仅设备齐全,工艺工法也先进。”孙良坤感叹,“国力强盛,干什么都来劲!”

  张吉怀高铁穿山打洞,高新科技设备轮番上阵,克服各种复杂地质曲径通幽;遇水搭桥,900多吨的架桥机“出马”,进度快、质量高、安全有保证;轨道铺设,钢轨先在工厂预制生产,再500米为一段进行无缝焊接,保证火车速度再快,也不会产生“哐当哐当”的声响。

  乘坐张吉怀高铁列车,只觉一会儿过大桥、一会儿穿隧道,“贴地”行驶的时间极少。张吉怀高铁全线%,平地上的线%。

  不仅如此,车站、隧道和桥梁,基本建在大山间、悬崖边、深谷上。5000平方米的古丈西站,夹在两座隧道之间,从空中俯瞰,呈依山直上的阶梯状。“古丈西站就是在高边坡上填方填出来的,原始沟底与车站站台落差达110多米。”中铁十八局张吉怀项目部副经理贾建良说。

  大型化、工厂化、标准化、装配化的“中国力量”,在险峰涧水中“作画”,构筑起一条凌空而行的“云端高铁”。

  张吉怀高铁沿线涉及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水源保护地、风景名胜区等16处,环境敏感地段多、环境污染风险大。

  规划之初,铁路建设者们就提出生态优先、师法自然。“我们在建设过程中全面加强环保工作,对环境敏感地段全方位保护。比如为保护水源地,大桥施工时进行泥浆密闭,沉淀物全部运走!”张吉怀高铁建设指挥部高级工程师黄世郁介绍,他们还在线路两侧栽种绿植,沿途新打造了80多个高铁生态景观。

  从前,贡米、茶叶、桐油……大批湘西特产,从水路走出大山,时间慢、岁月长,是浪漫,也是负担。

  “1982年去长沙上学,步行、坐车、过轮渡,晚上还得在常德住一晚。”邓刚是土生土长的永顺人,记得那时交通不便,出门时母亲要把学费缝进衣角里,免得路上过夜睡大通铺时弄丢。而今,高铁一通,从长沙回家乡仅需2个多小时了。

  距离张吉怀高铁芙蓉镇站约2公里处,星级酒店群建设正酣,镇上特色主题民宿打造也掀起高潮。

  湖南华夏投资集团董事长钟飞,2004年起反哺家乡开发投资文旅项目。这些年,钟飞的项目以芙蓉镇·红石林度假区为核心,陆续落子武陵源区、永顺县、古丈县、凤凰县。

  17年来,钟飞每年往返长沙湘西不下50次。她说:“作为一个湘西人,我知道走出大山有多难;作为一个企业家,我更体会到来湘西投资项目有多难。通勤距离、时间成本、交通难度、管理半径,都是‘拦路虎’。”

  “车程缩短到2个多小时,管理半径变短了,投资心态也发生转变。从省会到湘西,当日就能往返,不再是‘离乡背井’。”不少企业家称,高铁带来的红利,不仅仅是出行更便利,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和商贸流,也将随着这条“黄金联络线”加速向大湘西聚集。

  前不久,总投资额约23亿元的酒鬼酒生产三区,在吉首兴土修建;武陵绿色食品产业园、湘西大健康产业园等51个项目闻风而动,总投资达145亿元。

  2009年12月,武广高铁开通,湖南首次拥高铁“入怀”;2014年12月,沪昆高铁湖南段全线通车,京广高铁和沪昆高铁在长沙形成“黄金十字”,长沙由此成为我国中部最重要的高铁黄金枢纽城市。

  张吉怀高铁的开通,让怀化成为我省第二个拥有时速350公里高铁“黄金十字”的城市。

  怀化,曾经是不足0.5平方公里、仅100余户人的“弹丸”小镇,焦柳铁路和湘黔铁路一交会,经50年发展,“蝶变”成为67平方公里、66万人口的五省边区区域性中心城市。

  如今,张吉怀高铁和沪昆高铁在此交会,怀化这座“火车拉来的城市”,无疑又迎来发展新机遇。

  列车飞驰,高铁串起张家界、湘西州和怀化。“有利于三地‘抱团’,打造城市集群式发展格局,形成产业和人口的‘虹吸效应’,促进经济质效有力提升。”区域经济学专家、湖南师大教授朱翔认为,这对推动湖南区域协调发展、构建“一核两副三带四区”区域经济格局,是股强劲的助推力。

  百年前,湘西金丝楠木进京,闯酉水,进沅江,下洞庭,过长江,穿运河,终抵京城。80年前,作家沈从文从北京回凤凰古城,路上耗费20多天。

  如今,乘上高铁,从北京出发,最快约9个小时便可抵达凤凰古城;上海的都市繁华和湘西的诗与远方,仅相距8个小时;从深圳北上张家界,也不过6个多小时车程。

  目前,湖南铁路总里程超5600公里,其中时速200公里及以上铁路超2200公里,位居全国前列。沿铁路而行,出省通道已有13条。

  张吉怀高铁身处武陵腹地,北接黔张常铁路,南连沪昆高铁、怀邵衡铁路,不仅辐射整个武陵片区,更让湖南承东启西、连南接北的区位优势,进一步凸显。

  全省2小时“高铁圈”的范围,越来越大;省外以小时计的“经济圈”“联动圈”,也不断“开疆拓土”。

  张吉怀高铁古丈西站外,高大的水泥护坡上,“世界生态古丈茶”的红色招牌已经耸立起来。为迎接高铁时代,古丈县赴全国各地开展茶旅推介会,反响热烈。

  古丈县茶叶局局长刘洁琼畅想:随着大湘西融入全国高铁网,古丈好茶不断开拓新的市场,能否与茶颜悦色、喜茶等省内外的网红品牌开展合作?

  吉首市的林杰、易华夫妇创办了苗绣文创品牌“山谷居民”,先后参加意大利米兰世界博览会、“湖南文化走进德国”等大型展会,并与宝马、优衣库等国际知名企业开展合作。

  远方的客人已经整理好行囊。“‘大美、壮美、醉美’是我对湘西的印象。高铁缩短了时空距离,今后这里更是一片值得投资兴业的热土。”今年10月,在深圳举行的“乘最美高铁·赏神秘湘西”推介会上,深圳侨商联合会会长廖起蜀道出了与会代表们的心声。

  沿线城市开始展望新时代的“山海情”。抓住国家发改委发布《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怀化正朝着“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战略门户城市”的目标阔步前行。

  曾在湖南工作多年的广西地方金融监管局副局长战勇认为,随着“重庆-怀化-柳州-北部湾”西部陆海新通道的进一步畅通,大湘西面向东盟的双向交流更可期。(记者 黄利飞 陈淦璋)

  茅溪河特大桥全长3209米,位于张家界永定区,是张吉怀铁路全线最长特大桥。其中四跨连续梁,分别跨越张花高速公路、353国道、两次跨越茅溪河。

  吉首东站,规划为4站台8股道,面积2万平方米,是张吉怀全线最大车站。其立面造型由四个巨形结构“玉树”撑起整体屋面,室内融合土家织锦和苗族刺绣进行局部点缀。

  古丈西站,面积5000平方米,站台长度450米,是张吉怀全线最小车站。其站房屋面既似亿年沉积的石林山海,亦有本地民居屋面反曲向阳的古韵神韵。(记者 陈淦璋 黄利飞 整理)

  张吉怀高铁全线公里,在中国高速铁路网中,只是短短的一段。但这条高铁开通,改写的不仅仅是大湘西的交通出行,更为大山带来巨大想象空间。首当其冲是出行方式之变。眼下从长沙前往大湘西,要么走高速公路,要么坐高铁到怀化再换乘,怎么算都要四五个小时,着实不便。而张吉怀高铁的开通,让高铁直达成为“最优解”,区域通达性大大提升。

  由此带来了时间观念之变。2009年武广高铁开通时,一个有意思的说法是“才饮广东茶、又食武昌鱼”,讲的就是高铁让资源要素快速流动。张吉怀高铁将大湘西纳入全省“2小时经济圈”,不止是时空距离缩短,更拉近了心理距离,让人随时随地、说走就走,经济活力大大增强。

  更重要的是经济格局之变。“神秘湘西”因为“水有险滩、陆有峻坂”,故而“交通滞碍,工商难振”。如今张吉怀高速铁路让大湘西融入全国高铁网,给武陵山腹地的欠发达地区带来更多发展机遇。而且,张吉怀高铁连接黔张常铁路、沪昆高铁、怀邵衡铁路,以及展望中的渝长厦高铁、铜吉高铁、怀桂高铁,高铁经济联动和辐射效应可期。

  “湘西的魅力只有亲临湘西才能体会。”张吉怀高铁,让大湘西的未来充满无限可能。(陈淦璋)